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兔兒神之笑弄姻緣 > 正文 終章

正文 終章

作品:兔兒神之笑弄姻緣 作者:十世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清照堅定地打斷兔兒神的話:“母親,任何事都要防微杜漸。千里之堤毀于蟻xué,因小果大。明嵐這次是沒有闖出什么大禍,然而他路過之處,皆有紛爭。若只因事小便縱容了他,日后定會惹出大禍。故此次絕不能姑息他!”

    兔兒神啞口無言。

    清照乃司理大神,掌管世間一切正義與公理,此事也算在他的職責范圍內。何況他說得有理。

    因此兔兒神沉吟片刻,想到明嵐的xing子確實有些不定,趁這個機會讓清照好好教育一番也沒什么壞處,便點點頭,默許了長子的話。

    可憐的明嵐星君。

    兔兒神確實沒怎么罰他,只是斥責了幾句,便放他回天庭了。但明嵐一回到天庭,便被清照星君拎到了天理公府,以司理大神的名義罰他到北極之地修煉去了。

    這一去,就是三百年。

    如此看來,瑤濯仙子只是被兔兒神禁足了一個月,確實真真正正的小懲了。

    第七章 敖漣產子

    在一萬年前的東海極偏之地,有一座孤島,上面瘴氣彌漫,雜糙叢生,且地勢險峻,危險非常。

    這座孤島面積極大,外面有堅固的結界籠罩,乃是專門用來囚禁犯了錯的龍族的,因此名為囚龍島,是龍族的禁忌之地。

    數百萬年前,龍族繁盛,爭qiáng好斗,經常有惹事生非的龍族被貶罰囚禁到這座島上來。

    但到了近百萬年,龍族數量銳減,又各自封了司職,由天庭統一轄制,便都規矩收斂了不少,這囚龍島也就漸漸荒蕪了起來,有幸被貶到這里的龍也寥寥可數了。

    只是沒想到,這一年,囚龍島上卻再次迎來了一位龍族。

    透過灰蒙蒙的瘴氣,可以隱約看到囚龍島的西邊躺著一條巨龍。

    那巨龍奄奄一息,龍頭無力地垂在地面上,身上血跡斑斑,已看不出原來的顏色。若是靠近了看,才會發現它身上竟然沒有一片龍鱗,皮膚上布滿一個個血坑,龍血蜿蜒而出。而且更奇怪的是,它的腹部中間隆起了一個明顯的弧度,好似里面揣著什么東西,不時還會蠕動一下。

    那巨龍就那樣昏迷在那里。不知過了多久,忽然發出一聲短促而嘶啞的龍吟。

    它睜開了雙眸,龍目中流露出茫然之色,空dòng地望了一眼周圍的環境。

    忽然它動了一下,再次低吟一聲,掙扎著抬起龍頭,望向自己的腹部。

    那碩大圓隆的腹部彈跳了一下,里面似乎有東西要頂出來。

    巨龍低吼了一聲,顯然是痛到了。

    它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然它的龍身太過巨大,傷勢又如此嚴重,每一次輕輕挪動,都會讓它失去龍鱗保護的龍身劇痛不已。

    那巨龍試了幾下,突然仰起頭,對天長嘯了一聲。

    悠長而痛楚的龍吟響徹天地,封鎖在島嶼周邊的結界也為之顫動。

    當那聲龍吟結束后,原本巨龍蜷縮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血跡斑斑的人影。

    那人弓身躺在地上,雙手撐著地面,似乎要慢慢爬起來,然氣力卻不夠,又倒了下去。

    他呻yi一聲,蜷起身子抱住肚腹。

    他的肚子凸起,十分圓隆,看上去便如十月懷胎的婦人一般。可是看他的體型,卻分明是一個男子。

    他正是因為私通凡qíng,又與魔族通敵而被貶罰到這里來的東海龍神----敖漣。

    剛才那只巨龍是他的原身。因被刮去了全身龍鱗,又受了不輕的內傷,使得他難以保持龍形的狀態,這才化為人形。而且最重要的是,此時他腹痛不止,陣陣下墜,肚子里的小家伙顯然是要出來了。

    “啊----”敖漣痛叫一聲,右手緊緊摳進cháosh的地面,左手托著肚腹,無力地來回撫摸。

    好疼……

    敖漣渾身無力,雖然人形狀態不會摩擦到傷口,但仍然可以感覺到皮膚的疼痛。只是此時此刻,臨產的陣痛卻更加折磨他。

    以龍族三年產子的時間來算,這個孩子來得早了,可能是有一半魔族血統的緣故。

    魔族……

    敖漣閉了閉眼。

    龍族的雌xing是產卵的。他是上古神龍,雖是雄xing,卻也具有繁育子嗣的能力。但這個孩子卻是嬰兒形態。

    胎生……對龍族來說,也是第一次吧?

    “呃----”

    又一波劇烈的陣痛傳來,敖漣動也不能動,一手緊摳著地面,一手在腹部徘徊。

    好疼啊……

    饒是他一貫堅韌,但落到如此境地,也不由感到一陣絕望。

    不!不行!他不能絕望!他要把孩子生下來!一定要生下來!

    敖漣咬牙忍過這波劇痛,雙眸中閃爍出堅定的光芒。

    他掙扎著翻過身,一手托住肚子,另一只手和雙腿在地上匍匐挪動。

    巨大的腹部此時顯得格外沉隆,身體的每一分挪動,都顯得那般笨拙和沉重。

    他慢慢爬到一塊巨巖下面,已累得氣喘吁吁。而越來越劇烈的陣痛,讓他的額上布滿冷汗,面白如紙。

    “嗯……啊----”

    又是一股劇痛。

    敖漣緊緊攀著巖石,喘著粗氣。

    周圍的瘴氣慢慢彌漫過來,敖漣睜開金眸,用力吸了口氣,然后吐出一股龍息。

    瘴氣被龍息chuī散,但不久又會再次聚攏過來。

    敖漣不能讓自己的骨ròu剛一出生就受到瘴氣的侵害。雖然明知龍族的后代絕不會如此脆弱,但身為人父的天xing卻讓他竭盡全力想要保護自己的孩子。

    他攀著石巖吃力地站起來,巨大的肚子隨之一沉,頂在冰冷的巖石上。

    “不要怕……父親會保護你……”

    敖漣托著臨產的巨腹喃喃自語,咬牙喚出一個巨大的扇貝。

    這是他隨身唯一攜帶的仙物,即使被天庭懲罰時,也仍然貼身珍藏。

    那扇貝張開大口,敖漣吃力地抬腿邁進去,然剛邁入一條腿,腹中又是一痛。

    他一時沒有扶住,滾落了進去。

    “啊----”

    敖漣雙手緊緊護住肚子,蜷縮起身體,眼前一片發黑,疼得幾乎昏了過去。

    過了好半晌,思緒才從痛楚中漸漸清明過來。

    不行……不能昏過去!

    敖漣遲緩地抬起手,揮動了一下,那巨貝慢慢合攏,將他護在其中。

    敖漣修長的雙腿向兩邊分開,頂在貝殼的內壁上,雙手撐著殼頂,隨著陣痛的來臨一次又一次用力。

    身下浸sh一片。宮水與鮮紅的血液渾濁在一起,láng狽而污穢。

    敖漣就在這片láng藉中不斷掙扎。

    “啊……啊----”

    他揚起頭,修長的脖頸拉成一條直線,喉結輕輕顫抖,大滴大滴的汗水從額上沁出。

    那巨大的肚子已經極為向下,幾乎全部壓在下身處。里面的活物在用力掙扎,將他的肚皮頂出一波一波的弧度。

    敖漣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持續不斷的劇痛好像永無止境,撕扯著他的身體,卻沒有任何人可以幫他,只能自己這樣熬著。

    不知是孩子太大了,還是他的男xing骨盆過于狹小,胎兒的頭顱卡在那里,生生擠不出去。

    敖漣重傷未愈,本就失了元氣,此時拼著僅剩的力氣,卻推不動胎兒,只熬得自己雙眼發直,人疼得都混沌了。

    他終于沒了力氣,半昏半沉地躺在柔軟的仙貝中。

    抬起顫抖的手,摸上自己的肚腹,金色的龍眸暗淡無光。

    “父親沒力氣了……你要……自己努力……”敖漣聲音沙啞,仿佛車輪碾過的破碎沙粒。

    肚中的胎兒似乎聽懂了父親的話,沉靜了下去,好像在讓父親恢復體力。

    但陣痛仍然密集傳來,敖漣痛得無法抵抗,連擺動頭顱的力氣也沒有了,只能發出一聲又一聲沙啞的呻yi。

    雙臂已經垂落,無力地抓撓著身下的貝殼。雙腿也幾乎立不住了,但貝殼內地方狹小,恰恰能讓他支起雙腳。

    不知過了多久,腹中的胎兒突然用力蠕動了起來。

    敖漣睜了睜眸子,長長地呻yi了一聲。他幾乎能感覺到胎兒的兩只小腳在用力頂著自己的肚皮往外鉆。

    下體被撐得撕裂,宮水涌出。敖漣再次咬牙撐了起來。

    他不能認輸!他的孩子如此努力,如此渴望來到這個世界,他又怎么能放棄?

    敖漣喚出龍族禁忌的咒語,周身慢慢散發出金光。龍族的潛能被激發,身體重新有了力氣。

    “啊----啊----”

    他一聲聲嘶吼,弓起身子與胎兒一起努力。

    破碎痛楚的龍吟之聲在島上盤旋,時而凄厲悠長,時而短促無力。

    “出來……出來----”

    敖漣將所有力氣都集中在腹部,突然發出一聲巨大的嘶吼,下體被巨物頂開,胎兒的頭顱沖過了甬道。

    “呵……呵----”

    敖漣的雙眸幾乎變成紅色,額上爆出青筋,雙手用力撐著貝殼內壁,已完全不能言語。

    巨大的肚子猛然一沉,突然塌了下去。

    “啊----”

    隨著那最后一聲悠長的龍吼,胎兒終于裹著宮水與血水沖了出來。

    仙貝之中不知時間,外面卻是日月變換,jiāo替了三次。

    敖漣整整熬了三天三夜,耗盡渾身的力氣,終于娩出了胎兒。

    他倒在那里,暗沉的龍眸里一片空茫,疲憊地緩緩閉上。

    血水中的嬰兒發出撕心裂肺的哭聲。

    冥……我們的孩子出生了,你知道嗎?

    這是你留給我最后的禮物。

    我……恨你。

    【特典完】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