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兔儿神之笑弄姻缘 > 正文 终章

正文 终章

作品:兔儿神之笑弄姻缘 作者:十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清照坚定地打断兔儿神的话:“母亲,任何事都要防微杜渐。千里之堤毁于蚁xué,因小果大。明岚这次是没?#20889;?#20986;什么大祸,然而他路过之处,皆有纷争。若只因事小便纵容了他,日后定会惹出大祸。故此次绝不能姑息他!”

    兔儿神哑口无言。

    清照乃司理大神,掌管世间一切正义与公理,此事也算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何况他说得有理。

    因此兔儿神沉吟片刻,想到明岚的xing子确实有些不定,趁这个机会让清照好好教育一番也没什么坏处,便点点头,默许了长子的话。

    可怜的明岚星君。

    兔儿神确实没怎么罚他,只是斥责了几句,便放他回天庭了。但明岚一回到天庭,便被清照星君拎到了天理公府,以司理大神的名义罚他到北极之地修炼去了。

    这一去,就是三百年。

    如此看来,瑶濯仙子只是被兔儿神禁足了一个月,确实真真正正的小惩了。

    第七章 敖涟产子

    在一万年前的东海极偏之地,有一座孤?#28023;?#19978;面瘴气弥漫,杂糙丛生,且地势险峻,危险非常。

    这座孤?#22909;?#31215;极大,外面有坚固的结界笼罩,乃是专门用来囚禁犯了错的龙族的,因此名为囚龙?#28023;?#26159;龙族的禁忌之地。

    数百万年前,龙族繁盛,争qiáng好?#32602;?#32463;常有惹事生非的龙族被贬罚囚禁到这座岛?#20384;礎?br />
    但到了近百万年,龙族数量锐减,又各自封了司职,由天庭统一辖制,便都规矩收敛了不少,这囚龙岛也就渐渐荒芜了起来,有幸被贬到这里的龙也寥寥可数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年,囚龙岛上?#19995;?#27425;迎来了一位龙族。

    透过灰蒙蒙的瘴气,可以隐约看到囚龙岛的西边躺着一条巨龙。

    那巨龙奄奄一息,龙头无力地垂在地面上,身上血迹斑斑,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若是靠近了看,才会发现它身上竟?#24187;?#26377;一片龙鳞,皮肤上布满一个个血坑,龙血蜿蜒而出。而且更奇怪的是,它的腹部中间隆起了一个明?#32536;?#24359;度,好似里面揣着什么东西,不?#34987;?#20250;蠕动一下。

    那巨龙就那样昏迷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发出一声短促而嘶哑的龙吟。

    它睁开了双眸,龙目中流露出茫然之色,空dòng地望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忽然它动了一下,再次低吟一声,挣扎着抬起龙头,望向自己的腹部。

    那硕大圆隆的腹部弹跳了一下,里面似乎有东西要顶出来。

    巨龙低吼了一声,显然是痛到了。

    它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然它的龙身太过巨大,伤势又如此?#29616;兀?#27599;一次轻轻挪动,都会让它失去龙鳞保护的龙身剧痛不已。

    那巨龙试了几下,突然仰起头,对天长啸了一声。

    悠长而?#38383;?#30340;龙吟响彻天地,封锁在岛屿周边的结界也为之颤动。

    当那声龙吟结束后,原本巨龙蜷缩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血迹斑斑的人影。

    那人弓身躺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似乎要慢慢爬起来,然气力却不够,又倒了下去。

    他呻yi一声,蜷起身子抱住肚腹。

    他的?#20146;?#20984;起,十分圆隆,看上去便如十月怀胎的妇人?#35805;恪?#21487;是?#27492;?#30340;体型,却?#32622;?#26159;一个男子。

    他正是因为私通凡qíng,又与魔族通敌而被贬罚到这里来的东海龙神----敖涟。

    刚才那只巨龙是他的原身。因被刮去了全身龙鳞,又受了不轻的内伤,使得他难以保持龙形的状态,这才化为人形。而且最重要的是,此时他腹痛不止,阵阵下坠,?#20146;?#37324;的小?#19968;?#26174;然是要出来了。

    “啊----”敖涟痛叫一声,右手紧紧抠进cháosh的地面,左手托着肚腹,无力地来回抚摸。

    好疼……

    敖涟浑身无力,虽然人形状态不会摩擦到伤口,但仍然可以感觉到皮肤的疼痛。只是此时此刻,临产的阵痛却更加折磨他。

    以龙族三年产子的时间?#27492;悖?#36825;个孩子来得早了,可能是有?#35805;?#39764;族血统的缘故。

    魔族……

    敖涟闭了闭眼。

    龙族的雌xing是产卵的。他是上古神龙,虽是雄xing,却也具有繁育子嗣的能力。但这个孩子却是婴儿形态。

    胎生……对龙族来说,也是第一次吧?

    ?#26001;?---”

    又一波剧烈的阵痛传来,敖涟动也不能动,一手紧抠着地面,一手在腹部徘徊。

    好疼啊……

    饶是他一贯坚韧,但落到如此境地,也不由感到一阵绝望。

    不!不行!他不能绝望!他要把孩子生下来!一定要生下来!

    敖涟咬牙忍过这波剧痛,双眸中?#20102;?#20986;坚定的光芒。

    他挣扎着翻过身,一手托住?#20146;櫻?#21478;一只手和双腿在地上匍匐挪动。

    巨大的腹部此时?#32536;?#26684;外沉隆,身体的每一分挪动,都?#32536;媚前?#31528;?#31454;?#27785;重。

    他慢慢爬到一块巨岩下面,已累得气喘吁吁。而越来越剧烈的阵痛,让他的额上布满冷汗,面白如纸。

    “嗯……啊----”

    又是一股剧痛。

    敖?#25942;?#32039;?#39318;?#23721;石,喘着粗气。

    周围的瘴气慢慢弥漫过来,敖涟睁开金眸,用力吸了口气,然后吐出一股龙息。

    瘴气被龙息chuī散,但不久?#21482;?#20877;次聚拢过来。

    敖涟不能让自己的骨ròu刚一出生就受到瘴气的侵害。虽?#24187;?#30693;龙族的后代绝不会如此脆弱,但身为人父的天xing却让他竭尽全力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他?#39318;攀页?#21147;地站起来,巨大的?#20146;?#38543;之一沉,顶在冰冷的岩石上。

    “不要?#38534;?#29238;亲会保护你……”

    敖涟托着临产的巨腹喃喃?#26434;錚?#21676;牙唤出一个巨大的扇贝。

    这是他随身唯一携带的仙物,即使被天庭?#22836;?#26102;,也仍然贴身珍藏。

    那扇贝张开大口,敖涟吃力地抬腿迈进去,然?#31456;?#20837;一条腿,腹中又是一痛。

    他一时没有扶住,滚落了进去。

    “啊----”

    敖涟双手紧紧护住?#20146;櫻?#34615;缩起身体,眼前一片发黑,疼得几乎昏了过去。

    过了好半?#21361;?#24605;绪才从?#38383;?#20013;渐渐清明过来。

    不?#23567;?#19981;能昏过去!

    敖涟迟缓地抬起手,挥动了一下,那巨贝慢慢?#19979;#?#23558;他护在其?#23567;?br />
    敖涟修长的双腿向两边分开,顶在贝壳的内壁上,双手撑着壳顶,随着阵痛的来临一次又一次用力。

    身下浸sh一片。宫水与鲜红的血液浑浊在一起,láng狈而污秽。

    敖涟就在这片láng藉中不断挣扎。

    “啊……啊----”

    他扬起头,修长的?#26412;?#25289;成一条直线,喉结轻轻颤抖,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额上沁出。

    那巨大的?#20146;?#24050;经极为向下,几乎全部压在下身处。里面的活物在用力挣扎,将他的肚皮顶出一波一波的弧度。

    敖涟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20013;?#19981;断的剧痛好像永无止?#24120;?#25749;扯着他的身体,却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只能自己这样熬着。

    不知是孩子太大了,还是他的男xing骨盆过于狭小,胎儿的头颅卡在那里,生生挤不出去。

    敖涟重伤?#20174;?#26412;就失了元气,此时拼着仅剩的力气,却推不动胎儿,?#35805;?#24471;自己双眼发?#20445;?#20154;疼得都混沌了。

    他终于没了力气,半昏半沉地躺在柔软的仙?#31895;小?br />
    抬起颤抖的手,摸上自己的肚腹,金色的龙眸暗淡无光。

    “父亲没力气了……你要……自己努力……”敖涟声音沙哑,?#36335;?#36710;轮碾过的破碎?#27785;!?br />
    肚中的胎儿似乎听懂了父亲的话,沉静了下去,好像在让父亲恢复体力。

    但阵痛仍?#24187;?#38598;传来,敖涟痛得无法抵抗,连摆动头颅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能发出一声又一声沙哑的呻yi。

    双臂已经?#23396;洌?#26080;力地抓挠着身下的贝壳。双腿也几乎立不住了,但贝壳内地方狭小,恰恰能让他支起双脚。

    不知过了多久,腹中的胎儿突然用力蠕动了起来。

    敖涟睁了睁眸子,长长地呻yi了一声。他几乎能感觉到胎儿的两只小脚在用力顶着自己的肚皮往外钻。

    下体被撑得撕裂,宫水涌出。敖涟再?#25105;?#29273;撑了起来。

    他不能?#40092;洌?#20182;的孩子如此努力,如此渴望来到这个世界,他又怎么能放弃?

    敖涟唤出龙族禁忌的咒语,周身慢慢散发出金光。龙族的潜能被激发,身体重新有了力气。

    “啊----啊----”

    他一声声嘶吼,弓起身子与胎儿一起努力。

    破碎?#38383;?#30340;龙吟之声在岛上盘旋,时而凄厉悠长,时而短促无力。

    “出来……出来----”

    敖?#25942;?#25152;有力气都集中在腹部,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嘶吼,下体被巨物顶开,胎儿的头颅冲过了甬道。

    “?#24688;?#21621;----”

    敖涟的双眸几乎变成红色,额上爆出青筋,双手用力撑着贝壳内壁,已完全不能言语。

    巨大的?#20146;用?#28982;一沉,突然塌了下去。

    “啊----”

    随着那最后一声悠长的龙吼,胎儿终于裹着宫水与血水冲了出来。

    仙贝之中不知时间,外面却是日月变换,jiāo替了三次。

    敖涟整整熬了三天三夜,耗尽浑身的力气,终于娩出了胎儿。

    他倒在那里,暗沉的龙眸里一片空茫,疲惫地缓缓闭上。

    血水中的婴儿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

    冥……我们的孩子出生了,你知道吗?

    这是你留给我最后的礼物。

    我……恨你。

    【特典完】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
棒球小子街机免费下载 快乐十分十一选五体彩开奖结果 湖北快3玩法 曾道人玄机图全年资料 广东时时彩网上怎么买 排球比赛海报 手机百人牛牛服务端 一定牛辽宁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足彩任选9场技巧 126期一波中特 pk10有个极速赛车 陕西快乐十分买好技巧 安徽快三投注一定牛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结果查询 123六合图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