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紅黑游戲 > 正文 終章

正文 終章

作品:紅黑游戲 作者:爪一錘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這次事件之后,太太對他很感激,聽聞他想調度回北方工作,便答應說,一定會想辦法幫幫他。雖然她已經和丈夫離婚,但也不是完全與世隔絕,她在圈子里積攢過一些人脈。

    可調度不是這么容易就實現的,更何況他在南方還有很多工作沒有完成,這件事花了一年多才傳來確切消息來年四月,總部會空出一個適合他的位置。

    白璟川的運氣實在是不好,參與車牌搖號這么多年,一直沒有輪到他。可調度已經定音,他不打算繼續碰運氣,祈禱在那之前可以搖到屬于他的車牌。他選擇找到合適的代理,以過戶的方式購買一張。

    簽署協議時,他掃了眼賣家的名字,趙水無。

    有點特別,他想,這名字看起來像是出自哪句古詩。

    為了感謝太太的幫忙,白璟川以內推的方式,替她兒子找到一個畢業實習位置。于是過幾個月,他又認識了這個年輕男孩,叫夏彰。與他同時認識的,還有一條叫tori的德牧。一人一狗,坐著飛機從北方到這里。

    夏彰說他母親出國散心去了,把狗jiāo給他照顧,可是他沒什么經驗,白璟川便主動幫他養了一陣。

    兩人在工作中偶有jiāo集,漸漸熟識,因為是母親的朋友,夏彰有時會把白璟川當作長輩看待,時不時向他傾訴些疑惑。在某次jiāo談中,他透露,他驅使母親買下了當年那個“小三”對門的房子。

    “阿姨知道嗎?”白璟川很驚訝,他不明白夏彰為什么會如此在意那個人。在他看來,她不過是個被利用的,不重要的角色。

    “我媽不知道。我給她的理由是那個地段好,買了將來一定升值。”夏彰低著頭,“其實我本來也沒有特別在意她,只是去年暑假實習,我和她遇上了。如果不是后來發現她的名字叫趙水無,我真的差點也喜歡上她……這女人太可怕了,勾引完我爸,還要勾引我。”

    “她叫什么?”

    夏彰以為他沒聽清,重復一遍:“趙水無,水性楊花的水,厚顏無恥的無。”

    “你還真是有點恨她啊。”白璟川鮮少見到有人這么介紹名字,有時候,這世界還真是小得可怕。

    做小三敲詐,假結婚賣車牌,這個臨時媳婦真是有趣,定不是善類。

    他忽然不想只從他人口中得到有關她的敘述了,很想親眼看看,現實里的她,究竟是偽君子還是真小人。

    “對了,我明年開就可以調到北邊去,到時候還得租房子,也是個大問題。新公司附近的房源,應該租金不便宜。”他拋下這個話頭。

    夏彰語氣一頓,咬餌,“不然,白哥……我有個建議。”

    “你說?”

    “我跟你說的這套房子,現在正好空著。我媽本來只打算買同小區另一棟樓的大戶型,這套是我硬加上的。到時候jiāo房,我還是住那邊。”

    “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把這邊借給你住,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幫我看看隔壁那女的每天都在gān什么。我也不是說想跟蹤她,我就是……我就很想弄清楚,她把我家搞得支離破碎,怎么就能心安理得地繼續過日子。”

    白璟川很想告訴他事實,他父母的離婚與趙水無關系并不大,但他沒說出口,因為夏彰要讓他做的事,正好也是他想做的,“我答應你。”

    “但是你不能讓她知道那房子是我買的,也不能讓她知道我們認識,不然就露餡了”夏彰小聲嘀咕,有點慫,“我怕她報復我。”

    “你還怕她報復?”

    他猛點頭。其實趙水無明明沒對他做什么,但就是給他一種很忌憚的感覺。他覺得自己玩不過她,玩著玩著,說不定還會把其他東西也搭進去。

    有了這個約定,白璟川在來年開,搬到趙水無對面,和她當起鄰居。

    慢慢相處后,他發現這個女人做過的事,比他原本知道的還要多。他驚訝中竟然有些驚喜,如果把女人比作一本書,趙水無絕對是一部犯罪懸疑類作品。他很想讀下去試試。

    再過段時間,白璟川、趙水無、夏彰和何露在街上偶遇。他和夏彰說好彼此裝作不認識,用十分陌生的方式打招呼,還讓趙水無誤解,以為夏彰是故意想和她裝陌生。

    趙水無找人拍攝私房照的動機讓他起疑,正巧表弟aaron與女朋友分手三年,終于打算向前看,嘗試開展新的戀情,他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yīn險親戚原則,把他介紹給趙水無。

    這一次,他終于確定。這個女人果然不單單是戀愛上癮那么簡單,相反,她對戀愛一點都不上癮,只對金錢上癮。

    而且她聰明歸聰明,記憶力卻不太好,他開著車,掛著從她那里買來的牌照,每天在她面前晃悠來晃悠去,她竟然半點反應都沒有,叫人猜不出是在裝糊涂,還是真疏忽。

    太有意思了。

    白璟川發現,他竟然在一個女人身上投放了這么多jīng力,而這些jīng力,漸漸開始有所回報。

    雖然過程曲折了點,但他最終得到想要的結果。

    一步步的盤算,一步步的陷阱。他們兩人都已經弄不清楚,到底是誰上了當,又是誰中了計。

    終于有個機會,白璟川問趙水無,一個他想了很久的問題:“你的名字是不是出自哪句詩?”

    “是啊。”她果真這么答。

    “是哪句?”

    她說:“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可是這不太對,白璟川想一想,“這句詩里面沒有水這個字?”

    “我也是這么問我媽的。”趙水無回答,“可是她說,雪無這個名字看起來太土了,還有點像日本人,反正雪化了就是水,那就叫水無吧。”

    論誰都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理由,白璟川佩服,“阿姨的想法還真是特別。”

    “可能我也有遺傳她吧。”

    白璟川同意,“肯定有。”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