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十年懵懂百年心 > 正文 終章

正文 終章

作品:十年懵懂百年心 作者:李李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信是東方棄寫的,告訴他云兒因為傷勢太重,已于九月初八那日不治而亡,如今物歸原主,請他愛借天下百姓,當一個有道明君。他要走了,也許他們再無相見之日,從此以后,天各一方,就此別過。

    馮陳見燕蘇看了信后神qíng不對,臉色發青,嘴唇發紫,整個人搖搖yù墜,忙問:“陛下,出什么事了嗎?”燕蘇搖了搖頭,問:“今天什么日子?”馮陳忙答:“十月初八。”燕蘇喃喃地說:“十月初八,十月初八……”手上的信輕輕落在地上,他無力地揮了揮手說:“沒事,你下去吧。”

    一個月,原來云兒已經走了整整一個月!

    燕蘇當晚高燒不退,數個御醫開了方子都不管用,因此罷朝長達半月之久。

    他病愈后的第一件事是去大理寺的天牢把晉南王燕齊親自接了回來,并讓他住在宮里,請了許多有名望的大儒教他治國安民之道,甚至親自教他武功,對他要求非常嚴格。燕齊十一歲時,燕蘇就讓他處理文武百官的奏折,發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見;十二歲時,燕蘇讓他一個人以欽差的身份下江南處理水患;十三歲時,jiāo給他數萬jīng兵鎮守邊關。燕蘇此舉引起不少大臣的側目,就連丞相王斐也勸他‘防人之心不可無’,而他恍若未聞,一意孤行。

    次年,燕蘇改年號“思云”,親自到京郊的同安寺祭祀。他在這里住了三天,聽著寺里悠遠綿長的鐘聲以及整日繞梁不絕的木魚聲,心中難言的疼痛和悲傷仿佛得到暫時的緩解。原來看似簡單、木訥、重復地做一件事,其實飽含人生的喜怒哀樂。那一聲聲渾厚的佛號,似乎有治愈身心的力量。

    夜深人靜,他日復一日難以安睡。云兒如果真的走了,為什么一次也不曾進入他的夢中?

    縱然一世功名,亦換不回伊人倩影。

    心灰盡,有發未全僧。風雨消磨生死別,似曾相識只孤檠,qíng在不能醒。

    搖落后,清chuī那堪聽。淅瀝暗飄金井葉,乍聞風定又鐘聲,薄福薦傾城。

    遙憶當年,言笑晏晏,如今形單影只,徒留寂寞魂。

    宮里的宮女太監都說太子殿下自登基后xingqíng大改,縱然和以前一樣終日冷著一張臉,卻再也不會因為一些小事而隨意打罵下人,為人溫和了許多。有一次一個宮女伺候燕蘇洗臉,燕蘇卻揮了揮手,說自己來。他近來越來越少讓人伺候了,穿衣洗漱,盡量親力親為。那宮女等燕蘇洗完臉端水出去,摸了摸銅盆,頓時嚇得臉色慘白,原來她忘了加熱水。十一月的京城早已天寒地凍,竟然疏忽到讓皇上用冷水洗臉,被人發現乃是殺頭的死罪。那宮女提心吊膽地過了一天,見什么事都沒有,不由得慶幸自己的運氣,以后伺候得越發仔細。

    燕蘇不會不知道洗臉水不是熱水,卻什么也沒說,或者說根本就不在意了。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何況只不過是洗臉水罷了!

    未老心字已成灰。

    思云六年,燕齊十六歲,己長成了一個少年老成、風度翩翩的大男孩,早已忘了當年親眼目睹燕蘇一劍殺死淮安王燕平的往事,對這個皇帝哥哥十分親近,無話不談,歪著頭問:“皇帝哥哥,你怎么不娶妃子啊?”

    燕蘇一聽,臉色大變,沉聲說:“誰讓你問的?”燕齊自從進宮后,還從未見燕蘇對他這樣疾言厲色過,嚇得跪在地上,低著頭說:“是,是王臣相讓我問的……”眾多大臣因為燕蘇既不立妃,也不納后,都在懷疑他是不是有隱疾。燕蘇不耐煩地打斷他,“關于朕納妃立后的事,你別管。”見燕齊被自己嚇得縮頭縮腦不敢說話,于是開起了玩笑,“以后你多納幾個妃子不就得了,到時候可要多福多壽、百子千孫啊,替皇兄全娶回來。”燕齊被皇帝哥哥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訕訕地笑了。

    燕蘇看著這個眉眼間和云兒有幾分相像的名義上的皇弟,突然想起在遙遠的天山,還有一個自己的孿生兄弟。果然是自此一別,再不相見。

    燕蘇在思云八年將皇位讓給了燕齊,對外宣稱因病駕崩,實則是在京郊的同安寺出家為僧,日日青燈古佛,吃齋念佛。同安寺因為燕蘇在位的時候年年祭祀的緣故,一躍成為京城第一大寺廟,香火鼎盛,這下不只是看梅花的人絡繹不絕,連皇親國戚也踏破了門檻。燕齊繼位后,改年號“太平”。

    燕蘇一襲僧衣芒鞋云游天下,早已不是當年那個鮮衣怒馬的太子殿下了,不過是一個看破功名利祿、愛恨凡塵的普通僧人。

    臨安城里有一家新開的藥鋪叫“妙手回”,大夫醫術高明倒也罷了,更為臨安百姓津津樂道的是,抓藥的掌柜的是個有名的大美人,號稱“藥材西施”,每天客似云來,生意非常之好。

    有一天藥鋪來了一個和尚,和門口的小藥僮嘰嘰咕咕一陣走了。采荷抱著三歲大的女兒掀開簾子出來問什么事。那小藥僮沒好氣地說:“來了個古怪的和尚,別人化齋,他化藥。我見他是一個窮和尚,對他客氣得很,問他想化什么藥,他說要化一味叫‘思云’的藥。我就說我在藥鋪整整三年了,從來沒聽說過有這么一味藥。他也不說話,就這么走了。”

    采荷忙放下女兒追出去,看著前方那個踽踽獨行的背影,喃喃自語:“似乎有些熟悉呢,聽聲音倒像是認識的人。”賽華佗跟了出來,聽明白后說:“說不定是哪里來的高僧,緣慳一面,可惜得很。”兩人議論一番,并不當回事,過兩天也就淡忘了。燕蘇在太平二十一年歷經許多磨難,終于找到了傳說中的天外天。天外天依然繁花似錦、綠糙成碧,和以往的每一天沒有什么不同,風輕,云淡,日暖,沙白。他看到新月湖邊豎立著一堆半圓形的huáng土,周圍雜糙叢生,土堆上面用幾塊大石壓著,大石的fèng隙里搖曳著幾朵粉紅色的小花。簡陋的石碑上刻著“云暖輕煙羅”五個大字,字跡被風霜侵蝕得斑駁脫落。葛生蒙楚,蘞蔓于野,予美亡此,誰與偕處?

    他頹然跪了下來,親了親腳底略帶cháosh的泥土。中午的太陽照得他有些暈眩,他坐在那里,靠在墓碑上靜靜地睡著了。夢里再一次回到了當年,云兒回頭瞪著他,俏生生地問:“我叫云兒,你是誰?”然后嫣然一笑。

    ----完----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