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十年懵懂百年心 > 正文 终章

正文 终章

作品:十年懵懂百年心 作者:李李翔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信是东方弃写的,告诉他云儿因为伤势太重,已于九月初八那日不治而亡,如今物归原主,请他爱借天下百姓,当一个有道明君。他要走了,也许他们再无相见之日,从此以后,天各一方,就此别过。

    冯陈见燕苏看了信后神qíng不对,脸色发青,嘴唇发紫,整个人摇摇yù坠,忙问:“陛下,出什么事了吗?”燕苏摇了摇头,问:“今天什么日子?”冯陈忙答:“十月初八。”燕苏喃喃地说:“十月初八,十月初八……”手上的信轻轻落在地上,他无力地挥了挥手说:“没事,你下去吧。”

    一个月,原来云儿已经走了整整一个月!

    燕苏当晚高烧不退,数个御医开了方子都不管用,因此罢朝长达半月之久。

    他病愈后的第一件事是去大理寺的天牢把晋南王燕齐亲?#36234;?#20102;回来,并让他住在宫里,请了许多有名望的大儒教他治国安民之道,甚至亲?#36234;?#20182;武功,对他要求非常严格。燕齐十一岁时,燕苏就让他处理文武百官的奏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十二岁时,燕苏让他一个人以钦差的身份下江南处理水患;十三岁时,jiāo给他数万jīng兵镇守边关。燕苏此举引起不少大臣的侧目,就连丞相王斐也劝他‘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他恍若未闻,一意孤?#23567;?br />
    次年,燕苏改年号?#20843;?#20113;”,亲自到京郊的同安寺祭祀。他在这里住了三天,听着寺里悠远绵长的钟声以及整日绕梁不绝的木鱼声,心?#24515;?#35328;的疼痛和悲伤仿佛得到暂时的缓解。原来?#27492;?#31616;单、木讷、重复地做一件事,其?#24403;?#21547;人生的喜怒哀乐。那一声声浑厚的佛号,似乎有治愈身心的力量。

    夜深人静,他日复一日难以安睡。云儿如果真的走了,为什么一?#25105;?#19981;曾进入他的梦中?

    纵然一世功名,亦换不回伊人?#25381;啊?br />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qíng在不能醒。

    摇落后,清chuī那堪听。淅沥暗飘金井叶,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遥忆当年,言笑晏晏,如今形单影只,徒留寂寞魂。

    宫里的宫女太监都说太子殿下自登基后xingqíng大改,纵然和以前一样终日冷着一张脸,却再也不会因为一些小事而随意打骂下人,为人温和了许多。有一?#25105;?#20010;宫女伺候燕苏洗脸,燕苏却挥了挥手,说自己来。他近来越来越少让人伺候了,穿衣洗漱,尽量亲力亲为。那宫女等燕苏洗完脸端水出去,摸了摸铜盆,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原?#27492;?#24536;了加热水。十一月的京城早已天寒地?#24120;?#31455;然疏忽到?#27809;?#19978;用冷水洗脸,被人发现乃是杀头的死罪。那宫女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天,见什么事都没有,不由?#20204;?#24184;自己的?#20284;?#20197;后伺候得越发仔细。

    燕苏不会不知道洗脸水不是热水,却什么也没说,或者说根本就不在意了。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何况只不过是洗脸水罢了!

    未老心字已成?#25671;?br />
    思云六年,燕齐十六岁,己长成了一个少年老成、风?#33509;?#32745;的大男孩,早已忘?#35828;?#24180;亲眼目睹燕苏一剑杀死淮安王燕平的往事,对这个?#23454;?#21733;哥十分亲近,无话不?#31119;?#27498;着头问:“?#23454;?#21733;哥,你怎么不娶妃子啊?”

    燕苏一听,脸色大变,沉声说:?#20843;?#35753;你问的?”燕齐自从进宫后,还?#28216;?#35265;燕苏对他这样疾言厉色过,吓得跪在地上,低着头说:“是,是王臣相让我问的……”众多大臣因为燕苏既不立妃,也不纳后,都在怀疑他是不是有隐?#30149;?#29141;苏不?#22836;?#22320;打断他,“关于朕纳妃立后的事,你别管。”见燕齐被自己吓得缩头缩脑不敢说话,于是开起了玩笑,“以后你多纳几个妃子不就得了,到时候可要多福多寿、百子千孙啊,替?#24066;?#20840;娶回来。”燕齐?#25442;实?#21733;哥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笑了。

    燕苏看着这个眉眼间和云儿有几分相像的名义上的?#23454;埽?#31361;然想起在遥远的天?#21073;?#36824;有一个自己的孪生兄弟。果然是自此一别,再不相见。

    燕苏在思云八年将皇位让给了燕齐,对外宣称因病驾崩,实则是在京郊的同安寺出家为僧,日日青灯古佛,吃斋念佛。同安寺因为燕苏在位的时候年年祭祀的缘故,一跃成为京城第一大寺庙,香火鼎盛,这下不只是看梅花的人络绎不绝,连?#26159;坠?#25114;也踏破了门槛。燕齐继位后,改年号“太平?#34180;?br />
    燕苏一袭僧衣芒鞋云游天下,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鲜衣怒马的太子殿下了,不过是一个看破功名利禄、爱恨凡尘的普通僧人。

    临安城里有一家新开的药铺?#23567;?#22937;手回”,大夫医术高明倒也罢了,更为临安百姓津津乐道的是,抓药的掌柜的是个有名的大美人,号称“药材西施”,每天?#36864;?#20113;来,生意非常之好。

    有一天药铺来了一个和尚,和门口的小药?#36208;?#21501;?#31455;?#19968;阵走了。采?#26432;?#30528;三岁大的女儿掀开帘子出来问什么事。那小药僮没好气地说:“来了个古怪的和尚,别人化斋,他化药。我见他是一个穷和尚,对他?#25512;?#24471;很,问他想化什么药,他说要化一味?#23567;?#24605;云’的药。我就说我在药铺整整三年了,从来没听说过?#22995;?#20040;一味药。他也不说话,就这么走了。”

    采荷忙放下女儿追出去,看着前方那个踽踽独行的背影,喃喃自语:?#20843;?#20046;有些熟悉呢,听声音倒像是认识的人。”赛华佗跟了出来,听明白后说:“说不定是哪里来的高僧,?#28857;ヒ幻媯上?#24471;很。”两人议论一番,并不当回事,过两天也就淡忘了。燕苏在太平二十一年历经许多磨难,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天外天。天外天依然?#34987;?#20284;锦、绿糙?#26432;蹋?#21644;以往的每一天没有什么不同,风轻,云淡,日暖,沙?#20303;?#20182;看到新月湖边竖立着一堆半圆形的huáng土,周围杂糙丛生,土堆上面用几块大石压着,大石的fèng隙里摇曳着几朵粉红色的小花。简陋的石碑上刻着“云暖轻烟罗”五个大字,字迹被风霜侵蚀得斑?#20302;?#33853;。葛生?#27801;?#34105;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偕处?

    他颓然跪了下来,亲了亲脚底略带cháosh的泥土。中午的太阳照得他有些晕眩,他坐在那里,靠在墓碑上静静地睡着了。梦里再一?#20301;?#21040;?#35828;?#24180;,云儿回头瞪着他,俏生生地问:“我叫云儿,你是谁?”然后嫣然一笑。

    ----完----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
18选7要多少钱 3d组六胆拖 浙江快乐彩票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福彩3d走势图2元网 江苏老快3基夲走势图 三分彩五星定位胆官方 体育博彩网站lm0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标准板 海立方娱乐城最新地址 18选7开奖号码 二肖中特最准网站 重庆时时彩合买合法嘛 诈金花什么情况下深闷 河南11选5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