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先生牽好手 > 正文 完結

正文 完結

作品:重生之先生牽好手 作者:梅香無音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個大包,慘白著臉色,正在跟服務生爭執。

    “東山道人?”

    小蔡嘗試著喊了一聲,少年迅速地偏過了頭,巴掌大的臉上一雙幾乎扣入眼眶深處的眼睛大得嚇人。

    少年甩開服務生拉住他的手,走近小蔡。

    “我是東山道人,你是木易老師?”

    小蔡梗了下:“不,我是編輯包菜。”

    “木易老師在里面嗎?”少年向著門后張望,小蔡一邊向服務生示意,一邊拉開門讓少年進包廂。

    楊旸給秦煥朗發了條短信,抬頭看著站在門口的少年,稍微一愣之后,站起身來,走過去。

    “東山道人,你看起來很累,來一點甜點飽肚子么?”

    少年保持著愣怔的態度,直到楊旸走近他,猛得伸手抓住楊旸。

    “我喜歡你,我可以追求你嗎?”

    小蔡腦袋咚的磕在門板上,一時間什么話都說不出來,只能驚恐地睜大眼睛,扭頭看著少年和青年。

    楊旸眉頭微微動了一下,反手拉起少年,往桌邊拉。

    “你先坐下,喝點東西。”

    扶著少年坐在椅子上,替他拿下背包,倒了一杯鮮榨橙治給少年,楊旸坐在少年身邊。

    小蔡揉著腦袋將門掩上,有些東西不能隨便知道,有些話更不能隨便聽,何況他們今天主要任務,就是開導這個少年,最好是能堅持到少年的家人來帶他回家。

    看少年喝完橙汁,喉嚨微動,楊旸掀開一盅還溫熱的湯,遞給少年。

    少年看了眼楊旸,肚子咕嚕嚕轟鳴著,紅著臉伸手結果湯,大吃起來。

    楊旸坐在少年身邊,看著對方狼吞虎咽,右手輕輕摸索著左手,拂過指上的戒指。

    這些年來,不在秦煥朗身邊,需要思考的時候,他都是摩挲著戒指,總能馬上得到平靜的力量。

    看少年吃完,楊旸遞給對方開水,等少年放下杯子,局促地看著自己,輕輕開口。

    “我很高興你喜歡我,但是我希望你能更喜歡你自己。”

    少年咳了一聲,抬起頭幽幽地盯著楊旸:“木易老師,我年紀不大,也不算小。很多東西,我都懂。我說喜歡你,除了我們第二次見面的欣喜,更多的是我自己最直接的心意。”

    楊旸手上動作一停,微微側頭注視著少年。少年猶如一只倔犟的幼狼,一臉堅定地看著楊旸。

    “可是你跟我才見了兩次,為什么你就能這么肯定自己的心情?”好一會,楊旸輕聲道,少年扭頭去拿自己的包。

    少年從包里拿出幾本書,楊旸一看,正是自己的那篇修仙文。

    “我喜歡肖遙,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像看到了現實世界的肖遙。所以我喜歡你。”

    楊旸看了一眼少年手中的書,封皮被保存得很好,隱約中,還能看到封面上白衣人衣袂飄飄的模樣。

    再看了看緊緊憋著嘴的少年,楊旸想好的話變了又變,最終,他向著少年伸出左手。

    “如果能給你帶來美好的感觸,那是我的幸運。但是,我還是要對你說一聲抱歉。我有喜歡的人,也許下諾言,要和那個人共度一生,除了對方,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人。”

    少年幾乎被掏空了力氣,背脊一軟,靠坐在了椅子上。

    “不對……你為什么……明明不應該……”

    少年突然激動起來:“你不是應該勸我好好讀書,不要隨便亂想的嗎?為什么會跟我說這些?”

    楊旸伸手揉揉少年的頭:“因為你自己臉上,寫滿了幫幫我。”

    “我沒有——”

    “如果仔細看你的眼睛,就能發現你的內心。”楊旸輕輕安撫著少年:“比起說喜歡我,你更想得到一個承認和肯定。既然都找到我了,不如我們來談談吧。”

    少年抱著書,咬著下唇不吭聲,楊旸也不催促他,只耐心的等著。

    “我……看你這個文的時候,在想,為什么肖遙和天浩,明明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卻能彼此相信,比兄弟更兄弟,也能相伴到永遠——所以我那時候在想,作者一定是個沒人愛的胖子!”

    楊旸苦笑,看著少年摩挲著書繼續說道:“可我沒想到,簽名會上,你會長得那么好看帥氣。那——應該就代表著你應該也想找到一個如你書中的人一樣的存在吧。”

    少年皺眉,幾乎要哭出來:“我以為你塑造的人物應該是不存在的,可是看到你之后,我似乎就看到了一個現實版的肖遙。我很羨慕肖遙和天浩,可是我覺得我過得非常痛苦,如果我喜歡的人是你,會不會像你書里寫的那樣,能得到內心的平靜?”

    楊旸站起身來,蹲在少年身前,就像一個大人在安慰小孩。

    “你有無限可能的未來,這就是你最大的財富和底氣。你還年輕,你現在的喜歡,你能保證多久?如果你對自己都沒信心,你的感情敵不過時間,那現在再怎樣痛苦的刻骨銘心,也只是你記憶里一道刻印而已。我們總是要過日子的,再濃烈的情緒,總會慢慢平息。真正一生攜手到最后了,你才算過完了這輩子。”

    楊旸強迫性的抬起少年的頭,對方一臉淚水,嘴唇被咬破,一絲聲音也不愿意發出。

    “被人當成借口的感覺,其實不好。”楊旸一字一頓道:“你說你不是個小孩子了,那么,現在聽我仔細說。如果你是真的喜歡上一個不能輕易說出口的人,那你至少給自己一個機會,給自己一個能配得上對方的機會。不管是處事態度、待人方式,一切只求無愧于心,我相信你會懂的。”

    少年吸了吸鼻子,狠狠點了點頭,楊旸笑笑,突然抬手一巴掌就拍在少年后腦上。

    “行了,等下你父母來找你,給我把話說圓了。”

    少年被拍出幾個噴嚏,抱著餐巾紙猛擦,紅了眼睛:“我……到剛才之前,還一直以為你是個溫柔又理智和善的人,你——”

    “呵呵,年輕人。”楊旸冷笑,轉頭向敲響的門,小蔡帶著少年的家長來了,又是一番寒暄。

    少年家長連連對楊旸道歉,楊旸表現得就像一個大方又和善的偶像,只在少年被家人帶走的時候,沖著對方比了比自己的手指。

    小蔡探過頭來:“木易老師,你怎么開解這個倔犟小孩的啊?據說他家人都快愁死了也沒把他開解好。”

    楊旸抬手摸了摸劉海,高深臉:“自在由心。”

    小蔡摸摸額頭,決定不去想這么復雜的問題,目送楊旸離開之后,趕緊結帳走人。

    楊旸回到家里,和往常一樣,洗好水果切片擺盤,確保秦煥朗到家的時候,熱茶點心水果一應俱全。

    秦煥朗氣鼓鼓跑回家,就看到楊旸從廚房里探出頭來,一手拿著菜刀,一手拿著胡蘿卜,綠格子圍裙圍在身上,溫柔得讓人不想放開手。

    “晚上我們吃素三鮮。”

    楊旸笑瞇瞇縮回去,繼續切著菜。

    秦煥朗換了鞋子走到廚房門邊,胳膊一伸,身子一軟,整個都倒在楊旸背上。

    “我不想吃素,我想吃你。”

    楊旸放下刀,回頭啃在秦煥朗嘴上,直到兩人彼此都氣喘吁吁了,才慢慢分開。

    “你心情不好?”楊旸親了親秦煥朗眉心,狼先生哼哼一聲。

    “今天有個小朋友跟我表白。”

    秦大總裁臉色黑得賽過鍋底。

    “但是我跟對方說,我有個很喜歡的對象,我跟他很多年了,。要到這輩子的盡頭都不放手。”

    “一輩子不夠,下輩子你還是我的。”

    秦煥朗道,手滑進楊旸的衣服里。楊旸拍了他一巴掌。

    “說吧,秦秘書為什么打電話給我要我救命?”

    “他自己焦躁脫毛癥了,跟我說七年之癢,所以我讓他去掃廁所冷靜一下。”

    狼先生搖著尾巴道,手在楊旸身上點火。

    “哎,菜——”

    “我現在要吃肉。”

    抱起人就跑,秦煥朗直接把楊旸抗上二樓,將人丟進軟軟的被褥里。

    楊旸不知道想到什么,一邊任秦煥朗脫衣點火,一邊吃吃笑。

    “你在樂什么?”

    “我在樂,我們過去了七年,下一個七年之后,會不會老了?”

    趴在楊旸身上,秦煥朗低頭就是一口:“七年以后我照樣抗得動你,吃得下你。”

    “所以,你在糾結什么?”

    楊旸挑挑眉毛,小腿往對方大腿內側一蹭。

    “心里有你,七十年都不怕時間太長。”

    輕笑聲像陽光,碎開一地。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