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楊海燕-我是一朵飄零的花(出版) > 正文 完結

正文 完結

作品:楊海燕-我是一朵飄零的花(出版) 作者:楊海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聯想,日本紗廠的每一個錠子上面都附托著中國奴隸的冤魂!

    “一?二八”戰爭之后,他們的政策又改變了,這特征就是“勞動強化”。統計的數字,表示著這四年來錠子和布機數的增加,和工人人數的減少。可是在這漸減的工人里面,包身工的成分卻在激劇地增加。舉一個例,楊樹浦某廠的條子車間三十二個女工里面,就有二十四個包身工。一般的比例,大致相仿。即使用最少的約數百分之五十計算,全上海三十家日本廠的四萬八千工人里面,替廠家和帶工頭二重服務的包身工總在二萬四千人以上。

    兩粥一飯,十二小時工作,勞動強化,工房和老板家庭的義務服役,豬一般的生活,泥土一般地被踐踏,——血肉造成的“機器”,終究和鋼鐵造成的不同;包身契上寫明三年期間,能夠做滿的大概不到三分之二。工作,工作,衰弱到不能走路還是工作,手腳像蘆柴棒一般的瘦,身體像弓一般的彎,面色像死人一般的慘,咳著,喘著,淌著冷汗,還是被壓迫著做工。比如講“蘆柴棒”吧,她的身體實在太可怕了,放工的時候,廠門口的“抄身婆”(抄查女工身體的女人)也不愿意用手去接觸她的身體:“讓她揩點油吧?骷髏一樣,摸著她的骨頭會做惡夢!”

    但是帶工老板是不怕做惡夢的!有人覺得她太難看了,對老板說:“比如做好事吧,放了她!”

    “放她?行!還我二十塊錢,兩年間的伙食、房錢。”他隨便地說,回轉頭來對她一瞪,“不還錢,可別做夢!寧愿賠棺材,要她做到死!”

    “蘆柴棒”現在的工錢是每天三角八分,拿去年的工錢三角二分做平均,兩年來帶工老板從她身上實際已經收入二百三十塊錢了!

    像“蘆柴棒”一般的包身工,每一分鐘都有死的可能,可是她們還在那兒支撐,直到被榨完殘留在皮骨里的最后的一滴血汗為止。

    看著這種飼料小姑娘謀利的制度,我不禁想起孩子時候看到過的船戶養墨鴨捕魚的事了。和烏鴉很相像的那種怪樣子的墨鴨,整排地停在船上,它們的腳是用繩子吊住了的,下水捕魚,起水的時候船戶就在它的頸子上輕輕地一擠,吐了再捕,捕了再吐。墨鴨整天地捕魚,賣魚得錢的卻是養墨鴨的船戶。但是,從我們孩子的眼里看來,船戶對墨鴨并沒有怎樣虐待,而現在,將這種關系轉移到人和人的中間,便連這一點施與的溫情也已經不存在了!

    在這千萬被壓榨的包身工中間,沒有光,沒有熱,沒有溫情,沒有希望……沒有人道。這兒有的是二十世紀的技術、機械、體制和對這種體制忠實服役的十六世紀封建制度下的奴隸!

    黑夜,靜寂得像死一般的黑夜!但是,黎明的到來,畢竟是無法抗拒的。索洛警告美國人當心枕木下的尸首,我也想警告某一些人,當心呻yi著的那些錠子上的冤魂!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