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與狼共舞 > 正文 第五章 結局

正文 第五章 結局

作品:與狼共舞 作者:可愛桃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結局

    京城北部,一座清雅別致的建筑,是登上九五至尊從兄弟手里奪得皇位已有三年的二皇子東離淳,在經戰亂后,命人重新修建的別院。

    剛新建起的別院,高高的紅墻銀白的琉璃瓦,樓宇重閣,假山園林,小橋流水,曲折廊回,雕梁畫棟,十分豪華!

    這是京城以北靠山林建起的別院,是個避暑的好地方,在今年五月,方才動工完畢,皇后懷有身孕,受不得熱,在六月中旬,就已移駕到這座別院準備度過未來炎熱的三個月。

    皇后身懷龍種,身子笨重,這是目前為止,皇室唯一的子嗣,金貴的很,大批宮娥小心又小心地侍候車著,生怕有任何閃失。

    而今天又是皇后楚憐兒二十七歲生辰,深愛皇后的東離淳下令,在避暑別院替皇后隆重慶生。這也是大批宮娥太監,暴露在灸熱的烈陽中揮汗如雨的原因。

    皇宮一般舉辦盛事,都要請民間有名的戲班子或是有名的歌伎歌舞助興,東離淳也不例外。

    東離淳在東離國及四國八方都享有威名,他北抗韃靼,西拒華國,安邦有功,治國有方,深得民心,他從三弟手里奪回皇位,完全是眾望所歸。按理說,這樣深得民心的皇帝應該像歷代皇帝一樣,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廣納后宮,可他卻跌破眾人眼境,只迎娶皇后楚憐兒一人,登基三年,一直未納過嬪妃,就算三年前楚憐兒流產也沒有影響到二人的深厚感情,可這三年來,皇后楚憐兒的肚子一直未有動靜,把一干忠心耿耿一心維護皇嗣的朝中臣子急的團團轉,可又知東離淳的脾氣,不敢上書讓他另立新妃。以前也曾有數名大臣連合上湊,說皇后膝無所出,為了皇嗣,請皇上另納新妃。

    東離淳當時并未表態,可過了數天后,這些大臣同時犯錯,被東離淳貶出京城。至此,誰還敢去過問?

    這一過就是三年,多么漫長的三年啊。眼看東離淳已直逼三旬,卻膝下仍無子嗣涎出,一些老臣早已急的胡子花白,直到三年后,楚皇后方才眾望所歸地成功懷孕。普天同慶啊,當初新皇登基都沒那么熱鬧過。

    這次懷孕,楚憐兒吃足了苦頭,孕吐異常嚴重,懷孕不過三個月,人已瘦了一大圈,整個太醫院專攻婦嬰科的太醫們整天崩緊了神經,一天三次把脈,每天聚在一起研究皇后的食譜,弄的整座皇宮如臨大敵,還波及到朝堂。大臣們一方面暗自欣喜皇室終于有后,可另一方面卻又不得不忍受著脾氣越來越暴燥的東離淳時不時拿他們出氣。

    這不,好不容易熬過了前四個月,楚憐兒終于有了食欲,大家才稍微松了口氣,可天氣又轉熱起來,東離淳不顧群臣的反對,已帶著楚憐兒前往京城北部的別院避暑去了。

    瞧,為了讓皇后過的開心,東離淳要親自替她ca辦慶生大典,請了京城著名的戲班子。

    戲班子里的臺柱叫玉羞花的姑娘,她裙裾飄飄,面容清麗,媚眼橫生,睨著臺下觀眾,只有身穿月白色織金輕袍,頭戴雙龍奪珠頭冠的東離淳,他腰纏玉帶,面容英挺,玉面朱唇,氣勢昂揚。

    他身旁坐著的是著紫色薄絲比肩,下邊蝶戲百花翻紋湖綠裙子,外罩朱紅輕紗繡飛鳳的楚憐兒。她面容雪白,眉目如畫,坐在翠綠碧竹下,身上的紅紗,身后碧綠翠竹,相形得溢,亭亭如玉,雖體態不再輕盈,卻在顧盼之間,自有婉轉光華在眼底流動。

    翠綠碧竹的不遠處,是一株株才剛花開的解馬樹,上邊朵朵細小的白花開的正艷,香氣四溢,微風拂過,細小的花兒飄落在楚憐兒身上,她抬頭,與東離淳的目光對望。

    這時,陽光從天空撒下,透過層層竹葉,撒在他們身上,二人眼底奇異地折射出五彩十色的光茫。

    一朵朵細白的花兒落在身上,落瑛繽紛。

    楚憐兒望著他,他身后正是筆直的碧綠翠竹,他的頭頂,是湛藍的天空,澄澈的透明,白云幾朵,晴空萬里,烈日光茫四射,卻敵不過他眼底的燦爛的光輝。

    她看著這雙美麗的眸子半晌,驀地,靈光乍現,腦海閃過一道模糊的人影,她問:“淳,你會吹蕭嗎?”

    他愣住,道:“會,只是許多年未吹過了。”

    她笑,眼里浮現sh意,她淺淺低笑,伸手撫著他的俊臉,數年的帝王生涯,使得他更加成熟,威嚴更甚,只是這雙美麗的細眸依然盛著萬丈柔情,讓她總是情不自禁的沉溺其中。

    “還記得我把你當成夢中情人成云嗎?”

    他愣住,神色一凜:“你還在想著他?”

    她點頭,眼里的sh意更熾,惹的他攥緊了拳頭,他悶聲道:“憐兒,三年了,你還未忘記他?”

    她搖頭:“他是我一生最愛的男人,我怎會忘掉呢?”

    他身子僵住,臉色蒼白起來。

    她撲噗一笑,捶他:“笨蛋,成云,成云,就像一片天空中的云,只能看不能摸,他,其實就是你。”

    他愣住。

    她低眉淺笑,曾經放在角落里的記憶再一次被撥動,那年,她剛穿越而來,見的第一人,就是她想像中的成云。

    那時,他著雪白色袍子,此里含著蕭,修長的白影,長長的烏發束在腦后,頭戴著雪色八方巾,手持白玉簫,背對著一片翠綠竹海,頭頂藍天白云,身后,是陡峭的懸崖,他卻怡然無懼,迎著悠悠春風,吹湊出悅耳動聽的簫聲——

    如果不是他身后的碧綠翠竹的掩映相襯,她決不會想起。

    原來,兜兜轉轉,她與他,還是相聚在一起!

    楚憐兒看到身后春紅流音端著一雪白瓷盅,正欲上前,卻又猶豫著,半天無動靜,不由輕輕推開東離淳,朝她朝手,“今天廚子又熬了什么湯?”

    春紅忙回答:“是黑米雪參燕窩粥,娘娘,趁熱喝了吧。”

    楚憐兒皺眉,“大熱天,還要吃這些,可不可以不要吃?”

    “這——”春紅一臉為難,半邊臉上一條長長的疤痕破壞了原本清秀的臉,望著東離淳的眸子帶著畏懼與求助。

    東離淳淡淡掃她一眼,朝她伸手。

    春紅狠狠松了口氣,忙把手頭的雪白瓷盅恭敬遞給他,東離淳揭開蓋子,一屢食物香味散發開來,修長手指執起瓷勺,輕輕吹了下,再送到楚憐兒唇邊,輕聲道:“你可是有身子的人,不能任心性,乖,把它吃了。這樣才有力氣生孩子。”

    楚憐兒嘟唇,但扭不過他的堅持,只得張嘴,任一國之君一勺又一勺地親自喂她吃下。

    他們身后,解馬樹與翠筆相互形襯,他們面方,玉羞花怔怔地望著二人,原來明媚仿佛能勾魂兒的雙眸,漸漸收回了媚色,專心至致地唱起了歌。

    與狼共舞,舞得天下兵戈起。

    春影動!

    美人謀,江山搖。

    唯有不變的仇恨演變為癡情兒女愛。

    似問,仇與謀的碰撞,恨與愛的較量,血與淚的交隔,鐵血男兒冷漠如鐵,柔媚女子嫵媚眾生,一對生死仇敵,在那萬紫花開的解馬樹下,欲語,還休?

    玉差花的歌聲清脆如黃鶯,婉轉清儷,句句清晰,直透人心。楚憐兒靠在東離淳的肩上,眉眼間盡是無盡的柔情笑意,“淳,這玉羞花還真是會唱。”

    東離淳含笑看著她,目光柔柔,美麗的黑眸如烏黑的墨汁,隨意一點,就會四處飛濺!

    這時,香風四溢,暗香流動,金陽驕烈,碧竹參天,解馬樹上的花,開的更加嬌艷。

    *

    本文完結了,估計我不大適合寫古文吧,瞧人氣低的不像話,不過我還是佩服自己,居然一口氣寫完了。后來又重新看了本文,覺得我真是有才,實說話,對本文,我仍是挺滿意的,真的,我很滿意這部作品,不知親們是否也滿意?

    楚憐兒還有一個未曾見過面的妹妹,梁冬兒的故事,[晚愛]親們可以移駕去看看哦

    *

    另外,桃子在網上開了店,專賣四川香腸臘肉和鹵制品,自家做的哦,店鋪名叫桃子美食館,親們有興趣可以搜一下,嘿嘿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